微信投票群互投群

发布时间:2020-01-29 09:40:07
却说张飞饮了数杯闷酒,乘马从馆驿前过,见五六十个老人,皆在门前痛哭。飞问其故,众老人答曰:“督邮逼勒县吏,欲害刘公;我等皆来苦告,不得放入,反遭把门人赶打!”张飞大怒,睁圆环眼,咬碎钢牙,滚鞍下马,径入馆驿,把门人那里阻挡得住,直奔后堂,见督邮正坐厅上,将县吏绑倒在地。飞大喝:“害民贼!认得我么?”督邮未及开言,早被张飞揪住头发,扯出馆驿,直到县前马桩上缚住;攀下柳条,去督邮两腿上着力鞭打,一连打折柳条十数枝。

如今,点开微信,手机屏幕上就不时会跳出这样的消息。微信投票群互投群已成为微信朋友圈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扬子晚报》曾发起了一个“微信里最让人讨厌的行为”调查,经常在群聊、朋友圈的“投票狂”以18%的得票率位居第三。

  一边被我们所厌烦,一边始终热度不减。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根据问卷调查,84%的被调查者转发投票链接、根据请求投票的原因是想为同学和朋友帮忙,更有43%是因为迫于人情的压力才转发投票。另外,将近80%的被调查者对投票的具体情况一无所知或仅仅大概了解。可见,这种想法有相当强的代表性。

  从刚开始微信流行的“集赞”换奖品,到如今各类投票比赛,虽然形式变了,但本质却没有太大变化,实际上都是商家的一种营销手段。

  微信公众号营销需要粉丝,而投票活动是微信公众号提高粉丝数量最有效的方式之一。由于每投一次票,网友都先要对公众号进行关注,投一票商家就增加一个粉丝,一场投票活动下来,商家只用了很少的奖品就能换取上万的粉丝。

 一家商场的营销经理告诉记者,相比广告宣传,微信点赞或投票的营销手段,成本低,效果好,知名度能迅速提高,所以现在很多商家都会选择这种方式。这也是投票活动泛滥的原因。

  记者调查发现,随着职业投票人的介入,投票推举的初衷已然变味,微信投票已背离了评选活动本身。

  靠买票、靠人情、靠机器,一些投票甚至看不见其他参与者,只能看见投票者的信息,这种投票方式不仅毫无意义,也缺乏监管。

  西安市民郭宇说,用微信、朋友圈投票,还有其他的方式,比如发红包,比如在老同学群里呼叫你投票,你就不好意思不投票了。

  无论是利用同学、朋友的关系投票,还是利用红包投票,无非都是利用人情:一个是原有的人情,一个是红包买来的人情。

  “很多时候我不认识候选人,不清楚比赛的情况,不了解活动内容,这样的投票有什么意义?只是浪费精力和感情而已。”这是相当一部分受访者的心声。

  这种投票组织会吸收想要赚钱的闲散网民,组织的负责人会派人寻找需要投票的客户,谈好价钱后,把的任务分给微信投票群群友,群友进行投票 后会有一定的报酬。而机器投票则需要投票ruan件,软件可以随便变换IP、验证码进行注册账号开始投票,由于技术的改进,一些机器投票也很难察觉是否作bi。

  虽然我们有无数个理由厌恶微信投票,但当我们也需要更多的投票的时候很无奈。

  当身边的人都通过来提高人气时,无论心中多么不愿意,也不得不迁就于此。微信投票本意是利用自媒体这个平台,征求使用者的意见,来使投票过程具有更广泛的代表性。然而在实施的过程中,却出现了很大的漏洞。参与者往往并不是根据自己的判断或者意愿而是出于人情关系或者社会关系,不得不被卷入大规模la票。在本次调查中,讨厌微信投票的人并不很多。它也许部分源于对这种无奈的体谅。

玄德正纳闷间,听得县前喧闹,问左右,答曰:“张将军绑一人在县前痛打。”玄德忙去观之,见绑缚者乃督邮也。玄德惊问其故。飞曰:“此等害民贼,不打死等甚!”督邮告曰:“玄德公救我性命!”玄德终是仁慈的人,急喝张飞住手。傍边转过关公来,曰:“兄长建许多大功,仅得县尉,今反被督邮侮辱。吾思枳棘丛中,非栖鸾凤之所;不如杀督邮,弃官归乡,别图远大之计。”玄德乃取印绶,挂于督邮之颈,责之曰:“据汝害民,本当杀却;今姑饶汝命。吾缴还印绶,从此去矣。”督邮归告定州太守,太守申文省府,差人捕捉。玄德、关、张三人往代州投刘恢。恢见玄德乃汉室宗亲,留匿在家不题。